數字科技的無邊界戰事

不懂技術怎么做產品?15天在線學習,補齊產品經理必備技術知識,再也不被開發忽悠。了解一下>

“數字科技”一詞,相比大家都已經不再陌生,如今的數字科技已經滲透到社會的各個領域,互聯網下半場,一場數字科技的無邊界戰爭正在上演。

“能夠生存下來的物種,并不是那些最強壯的,也不是那些最聰明的,而是那些對變化作出快速反應的。”

數字科技,已然不是一個新詞。

從AI到云計算,從大數據到區塊鏈技術,從騰訊下場到阿里“升級”,從美團大變陣到網易“逆水寒”后的奮起直追,數字科技正在成為新時代的主旋律。

去年11月,京東金融品牌正式升級為京東數字科技。5年前,它還是互聯網金融的后起之秀;但在5年后的今天,它已然成了數字科技的“種子”選手。

王興在對《財經》的一次訪談中說道:“萬物其實是沒有簡單邊界的,所以我不認為要給自己設限。”

互聯網下半場,一場數字科技的無邊界戰爭正在上演。

一、數字科技的“新邊界”

互聯網下半場,生意的本質在發生變化。

一個明顯的信號是,互聯網公司們正在借助數字科技打破即有的藩籬,建立新的邊界線。

不難看出,如今的數字科技,已經滲透到社會幾乎所有領域,包括政治、經濟、文化、醫療預防、金融、農業、能源、城市管理等全部行業。

在各項黑科技載體的加持下,更多的行業模式近乎一組數據的排列組合,行業固有的邊界和壁壘被逐步打破。

  • 京東數科明星“養豬”項目,眾安養雞,數字農牧業成為數字科技較為普遍的落地場景之一。
  • 騰訊通過數據的收集整理,利用AI手段有效治療疾病;
  • 滴滴等一眾網約車對城市交通通行、擁堵、車輛數據、上下班時間、紅綠燈技術等綜合數據的分析能夠組合出最佳通行方式以及紅綠燈最佳時間設計,輔助構建智慧城市。
  • 利用深度強化學習和深度神經網絡的方法,動態控制發電的各個環節,優化鍋爐燃燒過程。

對于互聯網巨頭們而言,利用在互聯網上半場積累下的既有的數據處理能力,在傳統行業的加持下,可以有效地拓展自身邊界。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京東數科CEO陳生強對轉型后的“數字科技”方向有過這樣一段表述,“從本質上看,數字科技是以互聯網和實體經濟既有知識儲備和數據為基礎,以不斷發展的前沿科技為動力,著力于實體經濟與科技的融合,推動實體經濟各行各業實現互聯網化、數字化和智能化,最終實現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提升用戶體驗、增加收入和模式升級。”

越大的生意之中,往往蘊藏著最為本質的道理。數字科技打破邊界的本質即為通過降低變動成本,使邊際成本趨近于零,進而產生巨大的規模效益,同時一旦數字科技的產品和服務在某一個領域成功實踐,可以迅速、大規模復制到其他領域。

清晰可見的是,在數字科技的時代,行業的壁壘將會被大大縮短,而技術上的優勢才或成為各家賴以崛起的新邊界。

科技賦能能力越強,越容易跑馬圈地,形成邊界的能力就越強。在當下的互聯網時代,這將成為很長時間里的一個主基調。

二、一個“新牌局”

誰也沒想到2018年京東數科的內部大獎會頒給這樣一個部門——智能養殖。

它是基于京東數字科技AI系統的“豬臉識別”算法能夠快速關聯某只豬的生長信息、免疫信息、實時身體情況,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到異常原因,并通知飼養員對癥下藥。

這樣的選擇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這意味著,京東數科從一個金融科技公司,再次蛻皮進化,變成一個深入行業的數字科技公司。

這一切有跡可循。

在經歷了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的飛速發展后,消費互聯網下的人口紅利已如無根之水,行業的流量分配和利益格局逐漸成型。然而,這并不意味著整個互聯網的流量時代已經過去。

先來看一組行業數字,根據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在5月6日發布的《數字中國建設發展報告(2018年)》,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31.3萬億元,占GDP的比重達到34.8%。

可以看到的是,和上半場的消費互聯網相比,如今的下半場才是一門真正的“重”生意。

更為值得一提的是,在國內,這門“重”生意已然踏上了發展的高速列車。

根據賽迪研究院電子信息研究所副所長李藝銘表示,我國數字科技在各個行業的平均使用率大約維持在8%。盡管數字科技在ICT、媒體、金融、娛樂、零售等領域的行業數字化應用正在如火如荼地推進,但不可否認的是在中國的諸多一二產業中仍然還有很多領域尚未實現數字化。

一個小插曲是,在5月9日于福州舉辦的數字中國建設成果展覽會上,陳生強、馬化騰、李彥宏對如今前沿趨勢進行了點評,李彥宏力推AI,馬化騰強調“產業互聯網”,陳生強則是看好“數字科技”。

不難看出,這已然是一場新“牌局”。“產業數字化”的京東數科、“數字經濟體”的阿里,“All in AI”的百度,“產業互聯網”的騰訊……在新一輪的數字趨勢面前,各家紛紛調轉船頭,快速跟進。

歷史唯有回頭看,才能如霧里看花,窺得分毫。一個假想是,當人們若干年后回看國內數字科技大浪潮,會發現2018年下半年正是一個巧妙的節點。

大幕拉開,進化由此而始。

三、大公司們的「特殊角色」

互聯網公司進化講求的不僅僅是能力,更要有和產業適配的柔軟身段和找到適合自己的角色。

“原來我們認為數字化轉型就是對老方式的顛覆,但我們其實要構造的是智能,不是顛覆,是把原來的提升,而不是吞噬一切。”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

誠然如此,在新的數字時代里,互聯網企業除了擁有強有力的技術打底外,更應該擁有和傳統企業共建共生的覺悟。

“如果一家公司沒有自上而下就意味著這家公司沒有戰略,而如果一家公司沒有自下而上那么就會忽略掉很多新的東西。”在此前接受采訪時,京東數科掌舵人陳生強表示。

自上而下,即為戰略驅動;自下而上,則為產業驅動。

騰訊從去年就開始提要做“數字化助手”,要做“工具箱”,京東數科堅持做“共建者”,百度則是要做一道人工智能的“主菜”。

在互聯網下半場,決定身位的不僅僅是上半場的技術積淀,更為重要的則是公司對產業化的理解和同步,也可以說是進化的角色。

“科技公司有技術,并不一定意味著就有這個行業的know-how。我們要想真正能夠用技術去服務實體產業,就必須有開放的心態,否則是不可能真正融入到產業里的。這需要科技公司深度理解產業,產業也需要去理解科技公司。”

很清晰的可以看到,和之前的純消費市場不同,如今的市場更會考驗科技公司對于復雜場景的分析解剖能力和公司之于自身的定位,只有跳出既有的框架,真正從行業的角度來尋找優化方案,才能保證進化的成功。

這點在京東和華為共建的智慧城市中表現尤為明顯。

“‘智慧城市’需要多種技術的協同,構建城市數字平臺將打破業務割裂的現狀,并通過數據挖掘、分析與共享形成城市的‘智慧大腦’。未來,平臺將成為城市發展的‘數字底座’。”華為企業業務副總裁喻東稱。

夯實技術中臺的同時,更應該認準企業角色定位和戰略角度。下半場的角色,或將決定著未來十年的發展身位。

四、數字科技的TO B生意經

事物自有兩面,數字科技的發展亦然如此。

從本質來看,互聯網下半場是門TO B的生意。從紅海到藍海,就規模看,這是另一個量級市場;但從TO C到TO B,就方式看,這或將是另一門截然不同的流量生意。

盡管各家口號不斷,但真正實現轉型卻是難如登天,“每次難的不是提出戰略,而是怎么落地。”一位圈內人士說。

和傳統業務相比,TO B業務更多的則是一種“放長線”策略,但這也意味著短期內很難看到這項業務的變現能力。

真刀真槍背后,體現的是企業對于求變的決心。

京東數科轉型期間,內部實行了“反人性”的激勵機制——用自有資金賺錢、不符合戰略方向,賺再多都是被老板罵;用金融科技賺錢,賺得少、甚至賠本,但是公司會包容,甚至會發獎,會給資源支持;在騰訊轉型的8個月內,CISG事業群是目前流入人才最多的部門;美團更是由之前四大業務體系(到店、大零售、酒旅、出行),如今變成兩大平臺(用戶平臺、LBS平臺),兩大事業群(到店和到家)以及兩大事業部(快驢和小象),戰略方向由C端轉向B端;

“對于中國的很多互聯網公司來說,特別是大型公司,事情能不能做成,一是要看動作是否快,二是看有沒有決心。”一個長期看數字科技方向的互聯網人士告訴我們。

“能夠生存下來的物種,并不是那些最強壯的,也不是那些最聰明的,而是那些對變化作出快速反應的。”一切正如達爾文的名言。

生意有兩面,一面看當下,一面重未來。方向對了,這事自然就成了。

 

作者:皮爺

來源:https://www.cyzone.cn/article/529395.html

本文來源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創業邦,作者@皮爺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評論
歡迎留言討論~!
马总会三肖中特